?
溫州 > 資訊 > 浙江各地 > 正文

逃犯因一顆痣落網

2018-10-16 10:02?出處 都市快報

  逃犯因一顆痣落網:2003年7月30日凌晨,在浙江余姚發生命案,有人報警稱余姚市一家賓館內有人被殺。警方偵查確定嫌犯鄭某。最近,潛逃了15年的殺人逃犯落網了。

  鄭某深刻記得,他被便衣警察從家里帶走時的情形。

  妻子抱著2歲大的小兒子,一臉茫然和疑惑。11歲大的大兒子喊,“爸爸,你辦完事要早點回來。”

  鄭某急忙背過身去,硬是控制住沒讓淚水流下來。

  在這個家,他一直是個好丈夫、好父親。

  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是一個逃亡了15年之久的殺人逃犯。

  “當著我的妻兒,警察沒有戳穿我。”

  “交流時,他們還特意用了我老家余姚的方言,我立刻全明白了。”

  “15年了,我終于不用再跑了。”

逃犯因一顆痣落網
逃犯因一顆痣落網

  15年來

  他究竟去了哪里?

  9月14日晚,鄭某在廣西北海市的家中,被來自千里之外的浙江余姚刑警抓獲。

  幾天后,在余姚市看守所,我見到了他。

  他一臉落寞、心事重重。

  他說,這么多年是一段很煎熬的逃亡人生,以下是他的自述——

  窯場苦工、工廠黑工,我都做過。

  河南、江西、湖南、廣西……一路往下跑,我不敢停步。

  記得逃到河南的那段日子,一套衣服熬過了整個冬天,沒錢買被子,夜里常常被凍醒,只好下床運動,讓身子熱起來取暖。

  一個月,才掙了100元。

  在廣東做黑工那年,我認識了現在的愛人,她對我很好。

  這么多年來,我一直在蒙騙自己、蒙騙身邊的親人。

  撒一個謊,要用一千個謊言來圓。這句話,真的很有道理。

  有了家可我的心還在逃跑

  我最對不起我的妻子。

  認識她時,我對她說,我是廣西人,從小和父母在上海做生意。

  上海話和寧波話很相近,那時說話還帶著余姚口音。

  這樣講起話來,她就相信了。我們在廣西北海安了家。

  我做了包工頭,經過努力,我們買了房子和車子,生活慢慢變好了。

  后來,我們有了兩個兒子。

  大兒子和我很親,每次做作業,都是我來輔導。

  每年的除夕夜,我會想起遠方的父母和妹妹,這是我最傷心的時候。

  幾次背著人流淚,都被兒子發現了,他很關心我,“爸爸,你怎么了?”我會想辦法搪塞過去。

  好多年了,我和妻子很多時候都是分居著,我也不敢摟著兒子睡覺。

  我常常做夢,夢見錢某躺在血泊中,又夢見有人來追殺我。

  我怕說夢話說出真話,從此這個家就散了。

  有了家,我的人沒有逃,可我的心還一直在跑。

  這之前我一直努力做個好人

  回浙江上車前,余姚來的吳警官喊了一聲鄭某、我原來的名字。

  可我覺得,這好像是另外一個人的名字,陌生又熟悉。

  吳警官問我,要不要通知我老家的人?可我不知道父母親還在不在。

  吳警官說,他們都好。我的淚流了下來。

  進看守所前,大門口,我看到了一個中年女人,臉上滿是風塵和憔悴。

  她遠遠站著,大聲沖我喊,“哥哥,爺爺已經去世了,媽媽心臟也不好。你要在里面好好的。”

  這是我的妹妹?我不敢相認。

  在我的記憶中,她應該是一個戴著眼鏡很文靜的女孩子。

  當年,我欠了別人7000元錢,腦子一熱,就把人殺了。

  可在這個事情之前,我一直努力,想讓自己做個好人。

  這個人讓刑偵隊長“牽掛”了十五年

  時間是2003年7月30日凌晨,余姚市公安局刑偵大隊的大隊長陳光初,清晰記地這個日子。

  那年他30歲出頭,正值壯年,是技術中隊的副中隊長。

  “那一年,案子很多。”在他記憶中,每天都有忙不完的活,兩天兩夜不睡覺很常態,有三個民警為此積勞成疾。

  當天凌晨2時許,又有命案發生了。

  有人報警說:余姚市一家賓館內有人被殺。

  陳光初記得現場每一個細節:被害人仰躺在床上,身中20多刀,胸口還插著一把刀。走廊里,丟棄著一塊帶血的毛巾。

  死者錢某,余姚市丈亭鎮人。

  案發時,錢某的女友也在現場。她驚魂未定地說,兇手是個男的,她不認識,說是來還債的,但和錢某沒說幾句就動手了,他身上還藏著刀。

  錢某女友急忙跑出房門,喊來了服務員和保安。

  回來的時候,錢某已經躺在血泊中,而那個男的已經不見了。

  “那時候,沒有現在發達的天眼監控,拼的是人海戰術。”

  陳光初記得,案情重大,局里立即啟動命案偵破機制,第一時間組成了專案組。

  “當時大隊僅有的30多個刑警,全抽調過來參與偵破。”

  “指揮部夜里燈火通明,24小時有人在忙著辦案。”現余姚市公安局政治處副主任王梟炯,當年是城區中隊的副中隊長。

  經過長時偵查,專案組發現,丈亭鎮人鄭某有重大作案嫌疑。當民警趕到嫌疑人住所時,他已不知所蹤。

  “全國去了好多地方,大西北和南方,只要有他藏匿的線索,都會去。”

  幾乎每一年,陳光初或者其他刑警,都會去鄭某家里,去做他祖父、父母和妹妹的工作。

  一年一年過去,沒有鄭某的蛛絲馬跡。

逃犯因一顆痣落網
逃犯因一顆痣落網

  15年來,鄭某一直不停地逃跑,而余姚警方,始終緊盯著他的背影。

  今年9月,一個偶然的機會,專班組經過比對,終于發現廣西籍人員蒙某,極可能是嫌疑人鄭某漂白后的身份。

  刑警們立刻趕赴廣西,經過十多天調查,終于確定:此人正是逃亡15年的鄭某。

  “第一眼看到他,真沒認出來。15年真的很久,時間會改變很多。幸虧,他年輕時照片上的那顆痣。” 刑警吳學慧說。

  整個抓捕行動,都在專案組的微信群里圖文直播。

  在千里之外的余姚,陳光初盯著手機密切關注著,他幾乎堅持了一天一夜沒合眼。

  這個人太重要了!

  行動前,他不斷在微信群里和前線的抓捕民警交流,叮囑每一個細節——

  “門口要守牢。”

  “家住19樓啊,有沒有防盜窗?嫌疑人情急了怎么辦?”

  “行動時要注意家屬情緒、掌握分寸、手段要靈活。”

  于是,這場抓捕有條不紊地開始了。

逃犯因一顆痣落網
逃犯因一顆痣落網

  物業人員先敲了敲房門,告訴屋里人,“樓下漏水了。”

  門打開了,開門的是一個男子。刑警吳學慧心中咯噔了一下,“怎么和照片上不太像?”

  他嘗試著低聲用余姚話告訴對方,“我們是余姚來的。”

  男子一聽臉色突變,點點頭。

  吳學慧了然于胸,他輕輕拉開對方的領口,靠近胸口的脖頸處,有一顆醒目的黑痣。

  “就是他!鄭某落網了。”微信群里一片沸騰。

  再一次確認消息無誤,陳光初說他當時有流淚的沖動。

  就是這個鄭某,讓他和很多刑警,“牽掛”了5400多天,整整15年。

  而這一天終于來了。

(原標題:和老婆分居,不敢抱兒子睡覺…浙江殺人犯逃亡15年!確認過一顆痣,是警察要抓的人!)

作者:yujeu


    ?
    聯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隱私政策 - 網絡營銷 - 網站地圖
    溫州視線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2018今晚特马生肖开什么